微信转账,案件执结在“千里之外”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吴法官,我已经把我的意见在微信上给你发过去了,现在实在是能力达不到,您受累给申请执行人做做工作吧!就眼前就只能凑到45000元了”被执行人张某说道。

    2020年6月23日,一起原本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在在执行法官努力下,巧用微信聊天方式,远程进行和解工作,使案件得以执结,执行法官细致的工作,敬业精神和司法为民的作风受到赞赏和感谢。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019年5月,被执行人张某因生意需要向申请执行人李某借款8万元,约定6个月内还清,之后被执行人张某向申请执行人李某偿还部分借款。2019年12月底,被执行人张某和申请执行人李某双方对账,被执行人张某尚欠申请执行人李某50000元,被执行人张某向申请执行人李某出具了一张载明借款金额50000元的借条,声明10日还清。因被执行人张某一直未还钱,申请执行人李某将被执行人张某起诉到孟村法院。2019年5月,申请执行人李某被执行人张某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执行人张某十日内归还申请执行人李某欠款50000元,并承担诉讼费。然而被执行人张某并未按调解书履行。申请执行人李某因此向孟村法院申请执行。

    在执行过程中,执行法官吴玉超经调查发现被执行人张某暂无财产可供执行,而被执行人张某也因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孟村法院三次司法拘留,被执行人张某在2019年12月底第三次被司法拘留后便下落不明。因执行法官吴玉超和申请执行人李某始终未能查获被执行人张某下落及其财产线索,该案只得终结本次执行。但执行法官吴玉超一直未放弃对被执行人张某下落及其财产线索的查找。但执行法官吴玉超无数次的查询和抓捕,都没有效果,案件只得一直处于“冷冻”状态中。

    2020年,一场席卷全国的新冠肺炎疫情袭来,许多执行案件处于停顿。但执行法官并没有放弃对案件的执行,在2020年6月17日执行法官吴玉超在一次例行查控当中意外的发现了被执行人张某在外地某银行的一个存款1.5万元的存款线索,执行法官吴玉超立即进行了网络冻结。执行法官吴玉超欲与被执行人张某核实履行情况。然而诉讼和执行案卷中只记录了被执行人张某已停机的手机。执行法官吴玉超又与申请执行人李某联系,结果申请执行人李某也联系不到被执行人张某本人。执行法官吴玉超沉下心来,经过2天的调查走访,终于调查到了被执行人张某的联系方式。原来被执行人张某全家离开原籍搬离了孟村县,很少回来或与家中联系,执行法官吴玉超通过调查到的被执行人张某的新手机号码立即拨通了其手机,待执行法官吴玉超亮明身份,被执行人张某向执行法官吴玉超诉起了苦。称自己由于生意失败无法将借款全部还给申请执行人李某,自己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张家口某县打工,因妻子受伤,现在无法回孟村,但表态愿意与申请执行人李某协商偿还借款事宜,希望执行法官吴玉超能与申请执行人李某沟通,让申请执行人李某做些让步,双方能够和解解决。并当即拍摄了妻子在医院病床上的照片,发给了执行法官吴玉超,证明自己没有撒谎。执行法官吴玉超考虑到申请执行人李某与被执行人张某原本关系不错,现在被执行人张某生意失败无法偿还借款,再加上被执行人张某的妻子受伤也确实无法返回孟村的实际情况。决定利用微信进行远程调解,在和申请执行人李某与被执行人张某沟通后,分别添加了申请执行人李某与被执行人张某二人的微信。

    2020年6月23日经过执行法官吴玉超微信耐心沟通,申请执行人李某与被执行人张某双方终于达成执行和解,申请执行人李某考虑到被执行人张某的实际情况,也做出了让步,只让被执行人张某偿还45000元即可。被执行人张某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分3次,将45000元,转给了申请执行人李某。至此该案彻底解决。

    接下来也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笔者感言

    随着时代的变迁,积极适应新情况、采用新方式处理案件,渐渐成为了常态。“微执行”也悄然成为执行新方式。通过微信进行办案,为当事人与执行法官搭上了沟通的桥梁,避免了激化双方的矛盾,减少了当事人往返法院的诉累,节约了司法成本,体现了司法便民的原则,

    在此,执行法官也告诫那些失信被执行人,不要心存侥幸,耍小聪明,哪怕你躲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过法律的制裁。积极承认错误,主动履行义务才是唯一的出路!(孟村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